原廠公司貨【日系經典】坐臥躺功能沙發床/和室椅-(布套可拆洗) ★班尼斯國際家具名床

原廠公司貨【日系經典】坐臥躺功能沙發床/和室椅-(布套可拆洗) ★班尼斯國際家具名床

原廠公司貨【日系經典】坐臥躺功能沙發床/和室椅-(布套可拆洗) ★班尼斯國際家具名床



想購買請點我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商品訊息簡述:

原廠公司貨【日系經典】坐臥躺功能沙發床/和室椅-(布套可拆洗) ★班尼斯國際家具名床



想購買請點我













▲國人寵物越養越多,家犬貓數已超過2百萬隻,動保相關人力卻嚴重不足。(圖/達志影像提供)

《變調的動保政策》系列四

文/蔡百蕙

毛小孩當道,台灣人寵物越養越多,動物福利卻缺乏保障。根據2015年農委會的最新調查統計,全國家犬貓數已達228萬多隻,在4年內成長了近5成,代表動保業務範圍的迅速擴大,相應的稽查人力則嚴重不足,去年全國遭民眾檢舉通報和主動稽查的動保相關案件共計逾11萬件之多,動物保護檢查員卻僅157位,平均每人一年要查702案,且超過半數為兼任人員。動保執行人力嚴重不足,讓動保法規形同虛設。

動保防疫包山包海、各縣市都喊缺人

除了動保檢查之外,實際的動保業務有多龐雜?從寵物管理、不當飼養與虐待,實驗動物之科學應用,到經濟動物的防疫工作,還包括了寵物繁殖場與寄養業者的定期查核與評鑑、展演動物業者管理、寵物食品製造稽查與寵物食品業者的違法開罰等等。

自1998年通過動保法後,隨著民眾動保意識的抬頭,竟已經過10次的修法。台北市動保處長嚴一峰指出,修法頻率高表示新增任務也多,例如動保法第22條規定了寵物的強制絕育,地方政府就必須要去宣導和稽查,這些都要人力,現在立法院還在討論連野生動物放生也要政府安置,那又是新的任務,「這還不是人力可以解決的哦,要空間也要能力耶,野生動物收容談何容易啊?」

於是,即便是動保業務編制員額最高的台南市,動保處長吳名彬也反映動保業務挑戰性大、壓力大,且扣除了行政和防疫人員,真正從事動保與收容業務的人不到20位,也大喊人力不足;家犬貓數全國第一的新北市,動保人力缺得更嚴重,缺額達12位獸醫師,轄區內的中和及板橋動物收容所,都收了近300隻犬貓,但各只有1位專職獸醫師,遠低於《收容處所設置組織準則》規定,每100隻動物置獸醫1人的規定比例。

▲許多公立收容所內,收容動物數與照顧人力配置,不符動物福利。(圖/記者李毓康攝)

至於家犬貓數全台第2高的高雄市,高雄市動保處副處長段奇漢則表示,「現在是1個人做2個人的工作。」和都會型的北台灣不同,不僅寵物管理業務大,經濟動物的防疫業務也大,現在只希望快把6名缺額補滿,能讓吃緊的人力微稍舒緩。

段奇漢表示,去年他還曾經代理一整年的動保組組長,「有時候年輕人可能不太敢承擔這種重要任務吧。」

全國的家犬貓數,農委會定期每2年調查一次,2011年時,還只有154萬4千756隻,最近一次2015年的調查,卻增加了73萬7千421隻,寵物總量成長47%,同時間各縣市的動保人力卻持續喊缺。

人力嚴重缺乏、流浪動物源頭管理難落實

為什麼難找人?「動保工作非常專業,又勞心勞力,人常常來了之後,訓練完了也就走了,大概都不到半年就不幹了。」基隆動物防疫所長陳瑞濱無奈地說道。

該所目前總共只有5個人,動物收容所更只剩2名工作人員,於是被迫取消周二到周五上午開放參訪的認領養時間,「年底一波離職潮之後就找不到人,基隆光是家犬貓就是3萬5千隻,要落實動保法,執行寵物登記、強制絕育等等,根本就有困難,沒那麼多人力,可是有那麼多狗。」

基隆市雖然地方小,但陳瑞濱表示,包括棄養、虐待動物、違法買賣和繁殖等等,都是稽查範圍,人力沒那麼多,還是沒辦法落實,「要棄養就棄養,流浪動物的問題沒辦法解決,人力真的不足。」

他感嘆,「寵物登記無法落實,就是沒人力啊,民眾的心態是反正查不到,但是要控制流浪動物就是要搞定源頭,既然法令已經強制要寵登、要絕育,如果沒有人力去執行,就等於沒有強制,法令形同虛設。」

▲動保業務勞心勞力且壓力大,補缺不易。(圖/記者李毓康攝)

缺人卻補不到人。彰化縣動物防疫所技士洪世恩直說:「各地的動保缺都是爛缺,」沒有人要做,每個獸醫都寧願辦防疫,「因為比較單純,在外面跑就算累,心裡壓力比較沒那麼大。」

壓力哪裡來?洪世恩表示,最大的壓力來自民眾和上級長官,現在立委還訂了一條零撲殺的規定,流浪動物爆量就要地方自己想辦法,收容所有總量管制還不能冒然捕捉,但民眾和村里長又打來一直罵,甚至會找議員來關說捉狗,「總總的這些壓力也是落在我們身上。」

動保靠使命感、容易同情疲勞

台南大學行管系副教授吳宗憲今年剛完成一份針對全台動保行政人員的問卷調查,在回收的342份問卷中發現,「人力不足是公認最應該優先改善的問題。」吳宗憲表示,總共6大項待改善問題中,4項都和人力以及沒有專業價值等有關,顯示人力資源確實是動保行政組織面向中最險峻的部份。

他進一步指出,即便有些人對動物捨不下,很有使命感,留在動保單位繼續努力,「可是這樣的人就很容易碰到同情疲勞的問題,」桃園新屋收容所獸醫簡稚澄於去年5月服狗安樂死藥自殺身亡,就是一個明顯的同情疲勞個案。

當時,簡稚澄「死諫」的遺書在媒體報導下曝光,直指選擇平時對狗兒安樂死的手段自殺,就是要凸顯台灣動保結構問題,末端的資源、人力不足,源頭管制無法做好,流浪狗到了最下游的收容所都是苦難。

動保法上路近20年,為何動保政策仍走到變調,要靠一位獸醫師的死諫來凸顯問題?

擴編人力開低薪、無濟於事

在簡稚澄的犧牲之後,時任農委會主委曹啟鴻立刻指示將持續以專案方式補助地方政府增聘動保相關人員,以改善人力不足。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長江文全表示,以去年為例,地方的人力有88位、近4分之1即是靠中央補助。

他進一步指出,參考英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的作法,每15到20萬人應設置1名動檢員,則台灣約需115到153位的專職動檢員,「問題是地方的動檢員,就算有76名專任也不一定只做動檢,常常還要負責其他行政和教育宣導工作,」以後的人力配置會朝英國的模式,讓動檢100%專職化。

然而,員額不足外,低薪卻是另一個問題。陳瑞濱仍忍不住批道,農委會專案補助的約聘人員薪資太低,現基隆收容所內唯一一位獸醫就是靠農委會的補助約聘來的人力,「可是33,908怎麼過活?是剛好那個獸醫有興趣,全憑愛心支撐。」

至於其他的工作也只能用臨時人員,陳瑞濱表示,「這種工作至少要大學畢業生才能做得好,但叫一個大學畢業生領26,408,永久幹也不可能,一定邊做邊找,離職率就高。」

低薪找嘸人的困境,江文全也表示了解,針對第一線人員的高流動率,農委會已規畫於今年內調高補貼,「希望不低於市場行情,在改善待遇上努力。」

關於人力問題如何根本性地解決,吳宗憲多年來一直倡議成立動物保護行政職系,在高普考的科目中與獸醫區隔,從執法需求以及行政角度來徵才,讓動物保護專業化。他認為,現行由農委會補貼地方政府找約聘雇人員,而非正職人員,「某種程度就是把動保放得很邊緣。」

▲學者建議,政府徵才應讓動物保護專業化。(圖/記者李毓康攝)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則建議,既然政府資源有限,應思考以其他機制彌補人力的不足,例如狗頭稅(寵物稅),讓養寵物的負擔增加,真正有飼主責任意識的人才會來養,「就像少子化,大家為什麼不生?因為知道養不起,」有很多棍子和胡蘿蔔的機制,可以幫助動保人力運用更有效率。

沒有人力執法的動保法形同虛設,流浪動物的源頭管理漏洞百出,意欲照顧的動物福利也淪為空談,更甚者,在獸醫師簡稚澄的生命殞落之後,如同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理事長劉盈如的撰文「不良的體制,會殺人」,第一線人員看到動保政策最深層的問題,選擇以死諫企圖扭轉台灣的動保業務結構,在其他國家恐怕也沒有先例。落實動物福利必要的改革迫在眉睫,已不能再等20年。



E5DC32BC890F87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額貸款率利試算表

Epizoeset1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